本報駐滄州記者 李家偉 文/圖
  七八年前,泊頭市齊橋鎮小爐村的王成還是一個20歲剛出頭的小伙子,正迎來他自己人生最美好的青春時代。但是,父親的突然病倒讓他“困守”家中,寸步不離地照顧著父親。更讓鄉親們感佩的是,這個“久病床前有孝子”的年輕人,並非親生,而是養子。
  正洗衣服的年輕人
  4月16日上午,記者來到王成家的小院時,看到院子里的晾衣繩上正曬著剛洗的小墊子和衣服,王成正蹲在水龍頭旁邊洗衣服。他的大姐守著父親王彥廷。70歲的老父親坐在輪椅上,看見有人來,滿臉急切的樣子,但又說不出話來,最後只是不停流淚。
  今年29歲的王成很淡然地做著手頭的一切。陪著記者來到小院里的一位村民說,像王成這樣的年輕人,現在幾乎是找不著了。但王成卻說,照顧自己的父親,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嗎?
  王成是王彥廷的養子,大約10來歲的時候被領養的。
  七八年前,王彥廷突發疾病,後來病情越來越重。他的腦子時而清醒時而糊塗,喪失了語言功能,大小便完全失禁。到後來,吃飯也得別人喂,路也走不了了。
  就是從那時起,年紀輕輕的王成就放棄了在建築隊的工作,開始照顧起父親來。
  守在家中細心照顧病父
  王成說起話來輕聲細語,不急不躁的樣子。人們很難想像到,就是這樣一個正當青春年少的年輕人,能夠天天守在家裡伺候著生病的父親,而這照顧還不是一天兩天、一年兩年。就是在這一年年的堅守里,王成成了附近的鄉親們都挑大拇指的大義孝子。
  站在院子里,能聞到一股異味。小爐村的村委會主任張運臣說,這是因為到了冬天的時候,王彥廷用過的那些褥子、墊子根本就沒法兒洗。屋裡只有一個燒煤的小鐵罐,王成就將那些褥子墊子圍一圈用火烤,那味兒能不大嗎?現在天兒暖和了,可以洗洗曬曬了,情況就好多了。
  在屋門前,還堆著一堆沙土。原來,那是王成從河灘里挖來的。用處就是天冷的時候用來給父親處理大小便,可以讓父親更乾爽一些。在多年前的滄州鄉間,炒過的熱沙土往往用來照顧剛生下來的孩子,是曾經天然的“尿不濕”。
  手機的鬧鈴定好了時間,是用來給父親喂水提醒用的。吃飯也得喂,而且他還會換著花樣做,做熟了再一口口地喂父親。父親悶得慌了,他還要扶著父親轉轉,現在大姐又給父親買了輪椅,這下方便多了。他忙裡忙外的時候,父親就可以坐在輪椅上守著他。
  婚事成了一家人的“心病”
  王成的大姐告訴記者,說起這個弟弟來她覺得很心疼。她說,別的年輕人都喜歡出去玩,但王成根本就出不去,有時候姐姐們來替他“盯盯班”,但也沒法兒讓王成出去工作。
  不能出去工作就意味著沒有收入,另外就是沒法兒談戀愛。特別是現在守著這樣一個生病的父親,更是沒人給介紹對象了。王成的大姐說,王成的婚事現在已經成了全家人的“心病”。
  聽著大姐說起自己的婚事,王成微微笑著拿起手巾給父親擦掉流出的口水,臉上仍舊是平靜的表情。他說,老人為先,自己照顧父親是天經地義的事情。
  (原標題:泊頭大義養子守在家中照顧病父多年)
創作者介紹

8月21日

zc91zcbcp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